吱吱吱

还没死吗?

兄弟们!


快开学了!所以我不会怎么更新了!


拜拜!


世界晚安!


当谢怜被咸猪手摸屁屁了,可爱的小fafa会怎么样呢

当谢怜被咸猪手摸屁屁小fafa会怎么表现呢🌚


…………


大过年的,人间比往常还要热闹多了,人也比往常更多。(当然!也更容易遇见老坛酸菜牛肉面味的咸猪手,然后我们的谢怜小可耐也遇上了!)


“哥哥!今天过年!我们出去逛逛吧!”


“三郎走吧!我也想去逛逛,随便去买点食材!”


“嗯!走吧!”


(可怜的花花啊!)


“走一走看一看了!《霸道鬼王爱上我》新出了啊!”街边的小贩的吆喝声不大不小正正好好被正在陪他又温柔体贴又迷人的殿下的花城听到了,“哥哥,你等一下。”


“好,我在那边看杂耍。”谢怜指了指


“嗯好,注意安全。”


“做过路过不要错过,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那杂耍的说完便拿出一把剑,“大家看我吞剑!”


谢怜还是好奇起来,过去看了看。杂耍那儿人很多,谢怜用力挤才挤进去的。


“唔!”谢怜被人摸了屁屁,当谢怜转过头来时,发现一个喝醉的痴汉猥琐的笑着,谢怜当时就想一巴掌扇死他,然后立刻走人,但是却莫名其妙的怂了下来。


“哥哥!我来了!”花城走了过来,看到他的宇宙无敌温柔体贴,宇宙第一可爱的殿下被咸猪手摸了屁屁,十分生气。


谢怜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脸一直红,弱不禁风,快哭出来了的感觉,花城马上怒了,走了过去,站在了那个摸他的谢怜的屁屁的猥琐大叔后面,拍在了那个人的肩膀上,黑着脸假笑说:“你刚才是那只手摸的呢?是这只吗?”说完便把他的左手折了下来,场面立即失控,一位在旁边最近的紫衣女子大叫道“大家快跑!杀人啦!”谢怜听到,转过身来,发现是花城,心里就像解放了一样。但是花城就不一样了,折完左手折右手,还不解气,还想把他削成人棍,让他一辈子的无法自理。


“诶呀呀!就这么年轻就开始蛮不讲理了!开始杀人啦!?”


“对呀!就是!”


“这种人应该让鬼王花城把他吃了!”


谢怜转过头来,瞪着他们,但是心里却有点想笑:三郎就是鬼王花城啊,是要让他自己吃自己吗?


“三郎!”谢怜大喊,这一声把花城从混沌中拉了出来,“三郎,听我的,别打了!”


“难道哥哥你不讨厌他吗?”


“讨厌啊,但是我不想你为了我杀了人。而且我也没有受伤啊!”


那个紫衣女子突然大叫:“就是他!就是他摸我的!”


“是他吗?大小姐?”


“对!就是那个在地上躺着的那个!”


然后那个猥琐大叔被打死了,那个紫衣女子的手下。


…………


回去的路上三郎一直黑着脸一言不发,“三郎?你就别生气了!”


“……”花城还是黑着脸一言不发。


“三郎?”谢怜深吸一口气,“啪!”谢怜拍了拍花城的屁屁,笑“嘻嘻!三郎哥哥!你就别生气了呗!”


“殿下!这件事你一点都觉得不重要吗?”


“重要啊!但是三郎哥哥最重要了!”谢怜后一句可是舍下老脸带着撒娇的语气说的。


无奈,花城被这个撒娇卖萌的战术打败了。


“殿下,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第二天早上……


“哥哥的屁屁只有我才能摸!哼╯^╰!呜呜呜呜!只有……我……我才能……摸!别人不可以!呜呜呜呜呜呜……”可爱的fafa奶声奶气还在吃醋呢!


(对!没错!你猜到了!fafa变小了,原因是:因为生气加上吃了一天的醋,然后又由于热缩冷胀,万有引力,所以变小了。)
















《冰九糖》 (完结篇)




 

更不下去了🌚

 
 

日常混更🌝

 
 

可能是最后一章🌝🌚


 
 

ooc……

 
 

可能ooc……








 
 

“师尊!你快醒醒!”洛冰河焦急地摇着沈清秋的衣摆。

 
 

“别吵了!为师不是醒来了吗?”

 
 

“师尊!弟子知道错了!我不该故意让你在梦境里自生自灭的!师尊!我只求你快醒醒!”

 
 

“……”沈九打算踹洛冰河一脚的,但是……他的脚居然穿过洛冰河的身子!

 
 

“欸?我……为什么踹不到…他?”沈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竟是透明的?!

 
 

“洛冰河!洛冰河!你看见我了吗?洛冰河!”沈九焦急地冲着洛冰河吼道。

 
 

沈九揉了揉眼睛“欸?我……为什么情不自禁地流泪?”

 
 

“……洛冰河……我…不怪你……只怪我现在才意识到……原来我…这么爱你……”

 
 

“我……虽然你…骗了我…也非常恨我…但是…但是……我…我并不怪你……我……我真的……”沈九已经哭的说话都含糊不清来,但是还强颜欢笑。









 
 

“师尊?你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沈九耳前循环。

 
 

“师尊?”

 
 

沈九抬头一看,是洛冰河。再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在跪在冰冷的地上。

 
 

“师尊!你快换上衣服吧!时间马上快到了!”

 
 

沈九抬头眼圈还有点红,问“什么时间?”

 
 

洛冰河笑了笑,道“师尊是不是太过激动,把这个都忘了?”

 
 

洛冰河见沈九低头不语,“当然是我们成亲的吉时啊!”

 
 

“成亲?”

 
 

“嗯!”

 
 

沈九站了起来,马上抱紧了洛冰河,“对呀!我怎么忘记了我们成亲的日子!”然后头又在洛冰河的锁骨那儿蹭了蹭。










 
 

“吉时已到!有请新郎“新娘”出场!”



 
 

“怎样?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操办的婚礼”

 
 

“嗯。”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进入洞房!”

 
 

“师尊…我们来互相交换信物吧!”

 
 

“不用,毕竟我…都是你的了!”沈九脸红道。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梦境,都是…我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沈九心想。










 
 

emmmmm……


 
 

我好懒……

 
 

不想写……


 
 

下一个写忘羡篇

 
 

emmmmm……



 
 

《完结撒花》    

 你问我孩子去哪了               孩子。。。。。去东北玩泥巴了                                                                                                                                           手动狗头。。。。。。                                            

《冰九糖》


可能ooc

还是警告一下!



“小畜生,怎么?今天不去看看那些一天天板着臭脸老头啦?”

洛冰河笑了笑,道:“不去,虽然你也天天板着臭脸!”

温馨提示:

【我看了看我写的,发现还在梦境里,所以你们别搞混。我搞混了,抢救一下…】



“中午了……好无聊……”

“小畜生走了…好无聊……”

“沈九!你个狐狸精!给我从来!”纱华铃怒气冲天地边跑边喊“出来!我还可以留你个全尸!”

“这小姑娘又来了……算了!打发时间吧!”沈九无奈道。

纱华铃等了会儿,没有人出来。于是踢开了门,往寝室里奔去,见沈九还在平静的看书,怒气值一下到顶。

纱华铃没有多说一句话,拿起皮鞭就往沈九肚子上打,“尊上就是因为你怀了孩子才冷落我的!只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死了,尊上就会离你而去,又会开始宠爱我!”

沈九听了征了征,问:“我怀孕了?我一个男人怎么会怀孕?”

纱华铃没有回复他,还是继续鞭打他。

“师尊!我回来了!”洛冰河破门而入,发现纱华铃在这里,又看了看床上奄奄一息的沈九,没有多余动作,立即掐住了纱华铃的脖子,“纱华铃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把纱华铃押入地牢,随便处置!最好是**而死!”

“洛冰河!你不能这样对我!沈九!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洛冰河看着奄奄一息的沈九,心痛万分“魇!可有方法救他?”

“已经过了孟婆桥了!救不回了!”

“无论怎样必须救回他!”

魇无奈道:“老夫尽力吧!”

师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洛冰河心道。





梦醒了。

“师尊!师尊!”旁边的洛冰河一直摇着他的衣摆。














小老弟们!别只点小心心和小蓝手!多评论评论!


所以小老弟们,你们快点做啊!🌚🌝🌚🌝🌚🌝

提示:请大家跟上我的节奏,一起嗨起来!






《冰九糖》

可能ooc

还是警告一哈


“尊上!我错了!求你原谅我一次!”纱华铃跪在洛冰河的脚边,哭喊着,“尊上!呜呜呜……我错了……求尊上大发慈悲饶了铃儿吧!”

“你知道吗?你现在跪在我的脚边我都嫌恶心!你这样我会觉得你连畜生都不如!”

纱华铃听到这句话时心猛的下坠了,彻底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如此冷血无情……(腹黑嘴毒残忍不三不四三妻四妾……以上就是我的演讲内容。谢谢大家!这是吐槽,没有恶意抹黑。)

“来人!把她拖到水牢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出来!”



洛冰河来到沈九的住处,走到床边,抚摸着他的脸颊,开心又担心的对沈九喃喃自语:“师尊你怀了我的骨肉…你要对我负责啊!”

“滚开小畜生!应该是你对我负责!”沈九猛的睁眼,指着洛冰河的鼻子大喊。

“师尊你别动怒,也先别起来!让我我摸摸看额头!”洛冰河摸了摸沈九的额头,“师尊!你烧终于退了!”沈九看了看洛冰河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生气了。

“师尊~你饿不饿啊~”

“不饿。”

“那我们就碎觉了!”

“……”

沈九才反应过来,连忙爬起来在角落缩着大叫:“小畜生!你想干嘛?!我可是有孕在身你可不能对我做内啥!”

“师尊…你过来,不做,就单纯的睡觉。”

“骗我你就别想让我肚子里的孩子认你做爹!”

“好!”

说完沈九走了过去,没等沈九反应过来,一下子被洛冰河抱住转了一圈。“以后我们就是三个人啦!”洛冰河开心的大叫。

“孩子叫什么?”沈九说完洛冰河立刻停了下来,“孩子叫什么?”洛冰河一脸茫然的问沈九。“我也不知道……如果是女孩叫小沈阳如何?师尊?”“这样我觉得像极了一个人。”“女孩…叫洛浅如何?”“可以,小畜生,但是为什么跟你姓?”“男孩叫沈深!跟浅是相反的!还跟你姓!”

(故意扯开话题的洛某人)

“如果我滑胎了没有生下孩子呢?”

“……”

“睡了吧!下次再想名字吧,小畜生!”

“就算没有生下我也一样爱着你!”说完抱紧了沈九,“睡吧…不早了……”

第二天醒来,沈九以为还是像以前那样一醒来就看不见洛冰河,但是他错了……洛冰河不仅没走,还做了一桌子饭,全是沈九喜欢的。








于是我就闲着更一更,其他就不知道鸟

离虐还有三步,亲,你准备好了吗?







《冰九糖》





接下来可能会把糖改成虐,


至于多虐,不太容易想象。











沈九冲出房门往池塘那边奔去,到了池塘边时,洛冰河也追了上来。


“沈九!过来!”


沈九顿了顿,没有回答,但问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死了...就可以...解脱?”



洛冰河瞪大了眼睛,因为他没想到沈九不愿对他说话,当对他说话时竟然是说这句话。



没等洛冰河回答,沈九哭着挤出一个微笑,对他说:“小畜牲...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但我希望下辈子不会遇到你,因为...喜欢你......太艰难了……”


说完沈九就跳了下去,没有一丝犹豫。等沈九跳下去后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师尊...我......”还有一部分没有听清。


之后就溺水了。


没过多久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像被一个人抱了起来,不知为何如此安心。然后嘴唇上被一个暖暖软软的碰了一下,身体一下温暖起来了。






现实中的沈九呼吸微弱,脸色煞白,时不时流下泪水,时不时放声失声尖叫。





当沈九醒后,以为自己已经逃离了梦境。


但是没有,不仅没有死成,反而生命力更顽强。在那一瞬间沈九感觉自己像蟑螂一样是打不死的那一型。


当沈九想动一动时,发现自己动不了。好像被人抱住了。啊啊啊啊啊!是洛冰河!


而洛冰河感觉怀里的人动了一下,便立即醒了。低头一看,沈九正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沈九发现被暴露后,想推开他,但没有一点力气,于是放弃了。“师尊怎么不像以前那样立即推开我,然后骂一句小畜牲?”


沈九没有回答,问了一下洛冰河“为什么我没有死?我昏迷了多久?”


“被我救出来的,六个月。”洛冰河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沈九自己是怎么救他出来的,然后告诉他“其实我也喜欢师尊~只是害怕你离开我。”


沈九听完脸红到脖子,立刻推开了他。(羞得力气一下就有了)坐起来时发现自己的肚子有点疼,并没有在意。


就酱子过了小半个月,悠哉悠哉的,沈九突然想念自己被洛冰河虐待的那些天。







“咔嚓!”


原来是大门打开了,应该是洛冰河。


但是却是纱华铃,见她气势汹汹,沈九心想:有好戏看了。


纱华铃夺门而入,见那个“贱人”居然是自杀后还没死的沈清秋!


沈九也没想到纱华铃找的居然不是洛冰河,(洛冰河通常在隔壁,但是今天去人界办事了。)是自己!


“沈清秋?你怎么还活着?!”


“我活不活关你屁事。”


纱华铃不想再跟沈九浪费时间,直接拿起鞭子抽打沈清秋。发现自己抽打沈清秋的伤居然一瞬间愈合了?!


“天魔血?”纱华铃说完立刻离开了。












当天晚上洛冰河回来时,发现沈九发烧了,立即请了太医。


“尊上,沈仙师的脉象有点奇怪。半阴半阳。”太医再摸了摸脉象,发现居然怀孕了,一个大男人怀孕???

“尊上。沈仙师怀孕了,已有近两个月,但却有滑胎的迹象。尤其是今天,如果再不好好调整身子,胎儿和仙师都难保!“










小九的是半阴半阳,我给你们半甜半虐🌝

《冰九“糖”🍬》





晕倒后,沈九做了一个梦。










梦里洛冰河非常讨厌自己,经常虐待自己。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叫岳清源,结果最后被自己害得万剑穿心!


梦里的洛冰河也并没有那么爱自己,自己对洛冰河也非常厌恶,畜牲都不如。而洛冰河每天都是打骂自己,把自己的双臂折断后又接上去,让自己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喂了天魔血后又继续折磨。


每天重复一件事,就是折磨自己。偶尔洛冰河不来“照顾”自己时,只想到一件事———不是自残就是自杀,但是永远死不了。


直到有一天,洛冰河开心了,把自己放在了他的寝室,以为洛冰河会为自己疗伤,但是他错了。不是疗伤,而是🌝🌚(不可描述的事情🌝🌚)。


第二天中午时,洛冰河来看自己了,以为是那个爱他的洛冰河来看他,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每次沈九有了一丝希望时,洛冰河总能灭了那希望。


洛冰河拿来了一个铁链将自己的脚锁住了,那个铁链哪都可以去,但是就是不能出院子的门,一出院子门洛冰河就会知道,自己还要被那铁链电到只有一口气。洛冰河一知道,他回来时免不了一顿抽打。



于是自己不出去了,去院子后面的小池塘里看鱼,正好看见的洛冰河以为他要自杀,拉住了他的手往屋子里拉,“沈九!你哪怕死也不愿意正眼看我一眼吗?!”



“不...不是的,我......”自己的说话声被洛冰河的吵骂声盖住了,没等自己解释,洛冰河又对他🌝🌚了。



第二天,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醒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走走,饭菜也一口未动,就坐在角落那里看着墙。


又到了洛冰河来的时间了,“咔嚓!”门被打开了,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洛冰河了。


洛冰河进来一看桌子上的饭菜动也没动,就看了看沈九在哪?发现床上没有沈九,然后听到了沈九铁链的声音,往角落那个方向一看,发现沈九目光无神,正在盯着墙看。


“师尊,饭菜怎么没有吃?是不喜欢吗?”


“......”


“昨天我有点冲动,师尊,对不起…弄疼你了……”


“......”


“师尊!徒儿知错了!师尊你说句话!你骂我也可以,不骂我就吃的东西!”


“......”


洛冰河见沈九还是目光无神的样子,没有耐心了。把沈九拉了起来,“沈九!你再不说话呢,我们...就做“好事”了哦,趁现在我还没生气,先吃点东西再做“好事”!”


说完这句话后,沈九立即站了起来,没有讲话,还是目光无神,去了后院的池塘里。他听那些婢女说后院的池塘是通往外面的,没有结界,铁链也不限制那里。





“沈九!你去哪里?!”洛冰河见沈九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了,心想:不好!那是池塘!是通往外面的,而且非常深,结界也没布,铁链也不限制!怎么办?怎么办???














《冰九糖🍬》



上篇忘了加一句





............






以上是洛冰河的想象,


真实情况是:洛冰河扑了过去后沈九一脚踹了下去。



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师尊~”洛冰河泪汪汪的看着沈九,“师尊~”


沈九虽然知道这是在撒娇,还是心软了下来。“小畜牲,过来!”


“?”洛冰河一脸懵逼,但还是凑了过去。


沈九扑了过去,勾住了洛冰河的脖子,亲了上去。

(舌吻哦🌝)

两个娃子缠绵了贼久,让我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


沈九推开了洛冰河,脸红的说:“小畜牲!让开!”


“这次是师尊主动的呢~”洛冰河邪魅一笑。然后又吻了一下,“走吧!师尊!去人界溜达溜达!”“嗯…嗯!”


内心:啊啊啊啊啊啊!师尊主动亲我了啊!!!今天怎么这么幸运!!!师尊是不是爱上我了啊!!!啊啊啊啊!!!开心!!!(省略以下一万字)





到了人界,沈九还在想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师尊?”


“......”


“师尊?”


“......噢!怎么了吗?”


“师尊莫不是还在想刚才那件事?”


沈九脸红到脖子。


“放心~我会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的!”(内心:我会永远记着的)


“快忘记那件事!”






“糖葫芦!”


“冰糖葫芦!”


那街上的小贩吆喝着。


“......冰河...”沈九脸红道“去买糖葫芦去!”


“师尊!你再叫我一声冰河我就去买!”


“算了!我自己去买!”


“好好好!我去买!”


沈九小声道:“...冰河...”


洛冰河无奈地笑了,“师尊!你可真让我着迷~”


等洛冰河买来糖葫芦后,沈九夺过了糖葫芦,在咬的那一瞬间,两人一起咬在了同一颗糖葫芦上。


沈九瞪大了双眼,迅速扭开了头,耳尖不自觉的红了。


然后两人随便逛了一圈,一下子就到了夜晚,正好,两人赶上了放河灯的活动。


突然,沈九感到胸口刺痛,晕了过去。


“师尊!师尊!你怎么了?!”






由于种种原因,忘记了怎么截屏,所以就录屏了🌝

《冰九糖》下次有车




“......”


“......”


“好吧!是我瞎说的。”


“......”


洛冰河内心:这个师尊有点太乖了吧!!!


“骚年,虽然我没读过书,但是你别骗我!”沈清嘟起嘴来说。



“......”


“师尊!这是我送你的别墅!喜不喜欢?”(故意扯开话题的洛老畜牲)

“喜欢...但是我跟你熟吗?”

“......”

“不说这个了。师尊~我想做点东西给你吃!你会不会嫌弃弟子?”

“不会,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是的没错不会嫌弃你做的饭。”





饭来了


艹!真他妈好吃!沈清内心呐喊着。


过了半小时不到的时间沈清全吃完了...

(养不起这娃子,只有冰哥养得起)


“啊~吃饱喝足犯困了……谢谢你啊……洛冰......”





沈清睁开眼发现自己在地牢里双手绑着,还全身酸痛无力。


洛冰河那小子又去哪啦?!


过了一会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魇!把沈清秋的记忆植在沈清九的记忆里,记得不要把我伤害的记忆植进去。”


“师尊~你醒了啊~我把你放开,我们一起做“好事”好不好啊?”洛冰河走了过来。


“畜牲!别过来!”


“魇!动手!”


“别靠近...我...”


“我是小猪佩奇。这是我的弟弟乔治,这是我的爸爸,这是我的妈妈。”魇念完咒语后,“尊上,失败了,因为这娃子太抗拒我了,虽然移植了记忆,但是把记忆全都改成沈清九前世是你的老婆了。”


“魇!干得好!!!我非常满意!”


???尊上不是讨厌沈清秋吗?说要折磨他一辈子,怎么变成老婆后这么开心???哦!我懂了!变成老婆怎样折磨他别人都不会起疑心,只是以为是夫妻吵架!(努力说服自己的魇)








以上是魇的内心活动




“师尊~你快醒醒~”


“......”


“妈的!洛冰河!你他妈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吗?!昨天晚上被你折腾个半死!让老子睡一觉不好吗?!”


“......那师尊...不如我们在做一次吧~”

(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做,只是这是沈清秋的记忆停留的那一天。)


妈的!畜牲!


沈清秋内心呐喊着。










下次是肉,我学会链接就发。